饼饼餅

这是一个用来喜欢太太和发点短篇的号子|・ω・`)主圈是王者荣耀啊

年下视奸,流氓邦注意
还有毫无存在感的韩信特工paro

【邦嬴/白嬴】后续的车来了

还是说明一下,白起嬴政双箭头,但是这篇肉是邦嬴的
请务必两篇一起食用(土下座
前篇戳下头像
车在这里 http://m.weibo.cn/5351577952/4049833012296077?sourceType=sms&from=106B095010&wm=20005_0002
晚发了两天,讲道理我都不敢打上白嬴tag,因为这篇文白起头上就是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顶锅盖跑)
链接在评论里重发啦

【邦嬴/白嬴】一辆还没开动的车

先说好,这篇肉肉是刘邦×嬴政的qqwq不过各位亲要是想看的话可能会成长篇,后面就会有白嬴车
微白嬴,设定是二人相恋但只是亲亲过✺◟(∗❛ัᴗ❛ั∗)◞✺
我就是想看阿政被艹奈我何(嘿嘿)

“将军此次北伐,定不负众望。”
出征席宴上文武百臣宴酒祝福,金樽清酒,觥筹交错;城门关外百万雄狮手持利刃,蓄势待发。
嬴政捋了捋双龙袍襟,睥睨着白起飞身上马的背影,得意地眯起双眼,举杯把琼浆倾撒而下,“朕先赐众将士一杯!”
一时间众臣匍匐,呼声震天。
嬴政挺直了背脊站在龙台上,只觉傲气冲天,平定了北部匈奴的动荡,这天下就当真握是他囊中之物了。
然而他没有料到,仅仅一月后中原便掀杆而起,白起远在边塞战事正急,叛军势如破竹,国师节节败退,一周被攻入咸阳。和白起挑灯夜叙出的北伐战略,却正好成为了紧紧束缚住自己的枷锁。他也没想到,偌大的强秦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只没了那一人,自己竟然连都城都失守。
望着此刻指向自己咽喉的厉刃,嬴政挑衅般地斜眼看向持剑的男人,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旒冕微颤,整个人全无惊慌之兆——不多日,白起就应接旨而归,彼时这些虾兵蟹将可以好好领略他的将军“人屠”之号如何由来。
想到白起,嬴政的眉角温柔了些许。他还记得大将军出征前夜那承诺般的一吻。冰凉的指肚撩开了自己的额发,从眉间啃噬到锁骨,再流连一番留下了红色标记,白起把头埋入嬴政颈窝,像不知魇足的巨兽贪婪攫取着爱人的气息。
“阿政...陛下,等臣凯旋。”

刘邦盯着眼前的帝王,明明被长剑挑起了下巴,但被迫看向自己的视线始终从容,甚至有些轻蔑的意味。忽而又垂下眼帘,陷入回忆一般眼神迷离。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紧抿的嘴唇弯出一丝笑意。
全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刘邦冷笑一声,挥手命侍从将嬴政拿下。
“迷晕了绑好,留着孤亲自处置。”
经年嬴政南巡,高傲得不可一世的目光睥睨这匍匐的臣民,那看蝼蚁般刻薄的眼神就这样直直扫进年少的刘邦心里——今天终于轮到我碾碎你的面具,把你羞辱得溃不成军。

嬴政恢复意识时只觉浑身虚浮无力,无意义地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全身未着寸缕,手被捆在背后,上半身匍匐在床榻上,双腿曲成直角,臀部被迫屈辱地抬起,双眼被黑丝绸蒙住,整个人动弹不得。后庭不知被动了什么手脚,只觉酥麻和羞耻感顺着脊椎蔓延,痒得厉害。
“醒了?”

没了哦,大概一周会写完,这篇是我的私心,yy了好久了,所以肯定不会坑的qwqq
悄咪咪加个小剧场
南巡的梗是来自史记,看嬴政风风光光游行,刘邦:大丈夫当如是也(麻麻他好叼哦)项羽:彼可取而代之(这有什么老子做得比他还好)然后刘邦成了皇帝|ω・)果然邦邦是历史垂青的男人
最后,吃我邪教安利啦

【大学paro】白嬴邦信的撸串

全名为:在撸串时都要秀一脸的白嬴外加表示自己也要努力闪耀的邦信二人

 想象一下嬴政醉酒的场景——

整个身体半软地靠在坐垫上,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衣角。微醺的双眼半阖,双颊被酒气熏陶得绯红,唇瓣明明被酒液好好滋润过,但还是觉得干涸地伸出舌尖舔弄嘴角……

…….个鬼咧

“小刘子,快把酒斟满,再来再来!”    

“小信子,来打打扇,朕热!”

刘邦和韩信同时从羊肉串牛筋里抬起头,一脸懵逼地看着毫无征兆发就起酒疯的嬴政。

今天大学的社团节正好落下帷幕,出力最多的主办方学生会总算把这块石头给放下了。于是几个(累成狗的)骨干溜班出来撸串哈啤,美其名曰庆功宴。

可是谁能想到学生会长兼大少爷嬴政竟然是个两三杯啤酒下肚就已经醉到中二病都犯的极品?难怪邀请时白起支支吾吾,说秋高气燥怕宝贝嬴政嘴唇开裂不能吃辣的。那时候韩信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要不是刘邦和颜悦色(死皮赖脸)极力邀请,加上嬴政一直想体验一下传说中的撸串是什么也有点心动,哪会有现在这情况。

现在想起来,只怪白起这个狗币不早说。淦。尴尬。

就在邦信进行无比丰富的脑内活动时,嬴政有些不耐烦地踢踢塑料桌,

“那个谁,小起子,把翡翠芹香虾饺皇盛上来!顺便把那两个不听话的奴才给朕拖出去斩了!”

“噗。”翡翠芹香虾饺皇又是什么玩意?还有谁是奴才了?

只见对面的白起露出一个我家阿政这么可爱带他出来真是不好意思的悔恨表情,然后诺了一声,麻利地带上一次性手套,二话不说夹了一碗清蒸盘装虾,拧头抽筋剥壳行云流水般地送到嬴政嘴边。这狗腿样一看就是惯犯。等嬴政吃完了还不忘用纸擦擦嘴,低声道慢点吃。

韩信给了刘邦个手刀,嘴里叼着鸡腿啧啧地说:“你看看人家。”然后装模作样地捏着嗓子:“我也要吃翡翠芹香虾饺皇~”顺带踩了刘邦一脚。刘邦被这么一刺激喝了一半的啤酒差点喷出来,重言啊平常怎么没见你这么和我撒娇过。

不过不方不方,刘邦追了这么久媳妇这点小事还是手到擒来的。

于是在嬴政吃饱喝足,白起伺候了大约一个课间过后,辛勤劳动的刘邦终于夹着一只可怜巴巴的小虾送到韩信盘中。

“尾巴那怎么缺了一块?”扒拉着残缺的虾肉,看着迷妹无数的执行委员蔫不拉几地给自己剥虾,韩信心情无端好了起来,嘴上确越发犀利,“怎么连虾都不会剥?反正今天不醉不归,你就给我把虾剥好了再回宿舍,不然周末约会免谈。”

于是第二天特地早起正准备送爱心早餐的白起提着便当哼着小曲,一出宿舍门就被在门口挂着黑眼圈的刘邦吓了个半死。

只见风流倜傥的委员大人勾住白起的肩膀,低声道:“那个,你能教我怎么剥虾不?”